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章 入道

那晚主要是丹姐为我主持的拜师仪式。

在场我认识的人除了丹姐,就是之前帮我要回手机的那个壮硕男人龙哥,他是在帮我要回手机那天晚上就拜入杨把头的门下了,可以说是我的大师兄。

杨把头也就是我的师父,那几年只收了我跟龙哥两个徒弟,说是师父其实我也没学到他老人家的本事,更多的还是带着我们下墓寻宝。

那些批卦看命的本事之前我也想学来着,杨把头就问我说:“小河,你后面有没有人?”

我回头看了看身后如实说道:“没有啊!”

杨把头失望的看着我摇了摇头说:“小河,这本事你命里没有,硬学怕是后继无人啊!”

我也是后来才明白,那晚杨把头问我后面有没有人,是问有没有后代,我当时就一小孩哪懂得这些,那不就是回头看到没人我就老老实实的说了。

至于丹姐和杨把头的关系,就像一个公司董事长和CEO的关系,丹姐出钱和资源,杨把头出技术和带我们下墓。

他俩都有各自的秘密,都有各自要找的东西。

那晚之后杨把头和丹姐一人了我1万块的红包,我拿着钱回老家跟几个小时候的玩伴疯了半个多月,把校园贷还清后,剩下的钱全被我挥霍一空。

一直到学校开学我也没有回去,因为丹姐给我的承诺我已经没有了上学的心思。

我在城里没有什么朋友,跟我玩得最好的就是乡下那两个侄子,一个叫张桂生另一个叫张北枫,说是侄子那只是我辈分大,我也仅仅是比他们大两岁而已,他俩管我叫叔也是叫习惯了而已,其实还是把我当哥看待。

张桂生外号叫花生,我们自己人都叫他阿桂,因为小时候家里穷,经常去别人地里偷花生吃,就被村里人这么叫了,他还有个年纪差不多大的妹妹,学习很好,叫张溪林,他兄妹俩父亲走得早,母亲很早就改嫁了,是爷爷奶奶带大的。

张北枫是我们三人里年纪最小的,那小子不爱说话,挺内向一个人,可能因为家庭原因,他父亲是个酒鬼又爱赌钱,他母亲经常被他父亲家暴,他很小的时候就一个人干农活,可能是经常做事,18岁的时候就长到了1米8几,身材还很健硕。

开学了我也没有回学校,我很享受在村里的生活,那半个月我跟阿桂还有北枫到处疯,去摘果子,抓鱼,去镇上赶集,去后山的土匪洞探险。

阿桂自己弄了个鱼塘,那段时间我每餐都有鱼吃,是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《点击报错,无需注册》
为您推荐